不是放飞自我的马甲

无常留给我浪费力气

被甜晕啦!

忘川:


一组可爱到犯规的甜心!

最后一P女装预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可爱小歪牙(iДi)

毒埃锁了:

品品这个汤甜甜

流lui呜呜呜

把吐司咬碎碎:

我不允许首页的大家没看过这个好看到毁灭宇宙的笑!!!幸亏我身体好,不然这一笑简直要了我的命,汤老湿实在太好看了啊啊啊啊啊啊!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极品漂亮男人

所以人,不要活得太长久。

HistoricalPics:

青春根本不具有人性,它不可能有人性,因为年轻人从来不相信自己会死……尤其不相信死亡常常是以非自然方式降临。—— 杜鲁门·卡波特《别的声音,别的房间》
- 拍摄:Cecil Beaton, 1948

【探讨】同人作品中对男性的“性别模糊”和“脆弱化”

啊,喜欢聚聚对charles的解读(●・◡・●)ノ♥

于思:

⑤柳先生:




喜欢一个角色不是给他做生理阉割,改变性别。




依从角色本身是同人创作的第一步。




论两条河流如何不处于同一平面:







苏纹:















【发布文章后,再检查时我意识到行文有欠妥之处,应当明确:男性拥有脆弱的权利。我们只是探讨同人作品的角色塑造。而对于角色该如何塑造,最多只能表达自己的希冀,而没有资格去否定别人,顶多说——什么样的设定会风险比较大而已。因此重新调整了行文,感谢大家:)】
















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很多BL文会在塑造男性角色时,对比通常认知上的性别特征,会更加模糊化;但在GL文中却几乎不会——似乎大家喜爱百合CP时,往往都只爱她们身上的女性之美。即便有的T被描述得性格强硬,也不太往男性化方向去塑造。就连现实中很常见的中性化外表也较少出现。这就是很有趣的差别了。
































但BL就不同了。
















估摸着应该至少有两三成的BL同人作品(也可以直接去掉同人这两个字),受方都有明显的......“传统式女性化”特征?
















也不是完全不行。
















外表是不算什么的。毕竟,有一部分男明星饰演角色/男性动漫角色/男性小说角色等,的确有更适合用“美丽”而非“英俊”来形容的外表。再加上大家有粉丝滤镜,都会觉得我的男神美破天际,就是比女神都美嘛!╮(╯▽╰)╭那也是很正常的。
































更重要的应该还是,性格塑造,以及他与其他角色的关系吧。
































性格方面,BL作品很多会喜欢把受方塑造得比较......“传统”女性式的柔弱。(为什么说“传统”,因为很早以前,才倡导女子以柔弱为美嘛,现在已经不是这样的风向了)他们会被描述得美丽而温柔,这自然是很好的,但同时,很容易像一个精致的洋娃娃一样,脆弱,无助,充满依赖。
















不管男人或是女人,每个人都有柔弱的权利,无可厚非。
















但在这种设定下,对比大家关于BL和BG的反馈差别,就很有意思了——
































如果BG文的女主角是这种设定,大家目前是不太愿意接受的。毕竟柔弱已经不再像从前那样是女性的代名词了。反而很多时候,会让人觉得比较麻烦。
















但为什么放在BL里,反而相对......更乐于接受了呢?
































出于好奇我会试图去分析这种差别。我想到两种可能:
















一是对异性怀抱的幻想。
















距离产生美啊。所以同样的东西,放在BG上不萌,但BL就会有萌点。
















二是让攻方与受方形成鲜明对比。
















反差萌可不是假的,当两名角色之间存在强烈的冲突——不管是什么方面,都会让人物之间产生更强的张力,就拥有更多可塑性了!
































而在角色关系方面,可以看到受方往往被赋予女性的符号(也并不是不合理,比如ABO之类的设定,如果可以怀孕的话,赋予生命者被称为母亲,也是自然而然的了)有的时候比较调侃卖萌,比如大家喜欢让攻方称之为“老婆”“媳妇”“妻子”,让孩子辈的称为“妈妈”。
















虽然认真考虑的话,其实我觉得互相称呼都应该是“丈夫”......孩子都应该叫“爸爸”......
















(但有时候这符号的口味比较重,还是会适应不了啊 T T 比如受方说“我们母子/母女”......emmm这个!这就有点犯规了啊!)
















我自己是不太习惯那么表述......⊙▽⊙
















之前曾计划写一个美剧POI的RF养女儿的文,也是打算让女儿管RF一个叫“papa”一个叫“dada”。
















想象不出叫“mommy”......_(:з」∠)_吓得自己头发都要立起来了!
































回到正题。
















所以我在想啊。
















在男性角色的塑造上,是不是时常有一种“传统”的“女性化”。
















原创人物爱怎么玩怎么玩,男人当然也可以很柔软。这世界已经可以接受变性,异装癖,你可以很娘也可以很MAN。人们都有自由的选择。
















同人嘛......会更危险一点。
















就像写女装癖,写性转等等都是很冒险的设定。
















但不说这个,就只看另一种情况:设定上没有什么不同,但人物性格塑造得分外脆弱和依赖的话——其实也挺危险的。
















作为女孩子写文的时候,扪心自问......还是挺容易让角色带一点女生气质的(咳咳,都干过都干过)但毕竟最初爱的、欣赏的,都是那个人完完全全的、作为男性本身的魅力。
















当那种脆弱性的表现程度非常高的时候,这种性格塑造,通常还会引出不对等的关系——可能会让人嚼得很萌。
















但关系都应该是对等的,这种萌点也就比较危险。
















就像强Xplay。我自己也写过,但确实也很危险。责任都在作者自己的态度把握上了。
































作为同人作者,现在主要是在写EC。EC同人圈就有这种明显特点——查查肯定都是无比温柔的,但大家相对较少去书写他强韧的那一面。经常看起来是比较脆弱的。
















任何人都有脆弱的时候。但查查更让我们内心震动的,是无论多少背叛都永远不会磨去的热忱啊。
















他其实很强的。
















所以那份坚韧在无数刀剑磨砺下偶尔流露出一丝脆弱,才越发引人痛惜。
















那份坚韧是脆弱的基础啊。
















我想,如果大家在写CP时,在流露脆弱的时候,都能带上更多的东西就好了。
































每次写查查,都想以不同的方式,去描绘他不同侧面的内心强大。或许是坚定与勇气,或许是决断与魄力,或许是敢于牺牲,或许是傲然风骨——那个越挫越勇、永不破碎的灵魂。
















那是当初吸引我的地方啊。
































///
































目录












我爱了pup

人生最爱锅包肉:

名台词!!!赵云澜表白那句!!!白宇说了,剧里有没有啊😭😭😭😭😭😭😭

乘雀台:

我在黄昏时迎来君王的使者,君王请我进入宫廷,为十一王治病。十一王得了一种病,他看见任何不洁的东西就要流下眼泪来,他要用汹涌的泪水将污秽冲洗干净,如果眼泪无法濯洗它们,他的手腕便会流出源源不绝的血来,浩荡的血液将它们覆盖,全部吞食之后血液会凝固成纯红的琥珀,污垢在琥珀之中再无法逃出来。这个国家现在到处都是琥珀,十一王不仅容不下不洁和残缺,还要杀死苦难和痛苦。国都中那些人格有缺陷的人肢体残缺的人都被活生生封存在琥珀中死去,但他们的脸上没有任何痛苦,十一王不容许人们不快乐不容许结局悲伤,所以琥珀棺材里的人都是在笑着时骤然走向死亡的。十一王命人将这些巨大美丽的琥珀棺材竖立在国境的最北边,它们形成琥珀森林,绵延千万里,千万年也不会化。王后为太子的病落泪不止,再如此下去,十一王势必枯竭而死,整个国家的人也将死去,没有人是完美的,现在十一王已经开始不眠不食,白天黑夜都在观察君王和王后,只等他们露出伤口和破绽来。我问使者,十一王住在宫廷之中,那儿的墙壁都是碧玉制成,那儿的地板皆是金石铸造,御花园里新开的玫瑰都会有少女用手指将花瓣上的尘埃抚去,十一王怎么会发现污垢呢?


使者问我,你还记得去年的小满之日吗?那一天实在非同寻常,让人永生难忘。那天早晨我正在窗前缝制一件衣物,睡在我窗台上的日光突然就急剧地挣扎起来。我仰头去看太阳,它的全身被一股洪水拥抱缠绕,那洪水伸出无数支流,死死捆住太阳,锋利的舌尖四处舔舐刮擦,像是一个背负耻辱的厨娘誓要将锅上的锈晕磨去。长短不一的红瘿吊在太阳的四周,瑰丽又诡异。使者说,十一王在太阳的东面和北面发现了几块黑色的斑点,他无法忍受天地间最辉煌伟大的太阳有这样的瑕疵,所以现在你看见的太阳上面有十一王的血泪。


我在子夜时分抵达王宫。十一王正在观望月亮,全身笼罩着皎白的光辉,脸颊秀美无瑕。我对他说,听说您得了重病,我是陛下为您请来的医生。他瘦得似是要乘风而去,轻声笑起来,打断我:我没有病,你们休想给我泼脏水。他很厌恶我,但他不能露出狰狞的表情来,所以他对我虚假地笑,声音温柔。我想去扶他,他一把抓住我的手腕,盯着我道:你和别人都不一样,你的身上没有任何瑕疵,你的人生一片雪白混沌,这不可能,没有人能拥有这样的恩赐,即使是月亮和云朵,它们的身上也藏着暗影,你从何处来?十一王剧烈地摇晃头颅,因为嫉恨而无法再维持的笑容显得尤其古怪可怕,他看着我道:这世界太肮脏了,你不可能不一样。他的血液从手腕中流出来,缠上我的脖颈和四肢百骸。我挣开他,脱下全部的衣物,赤体站在他的面前。他的血流过我每一个角落钻进我每一个孔隙,在漫长的巡查检视之后,它们齐齐垂下红艳的头颅,瘫软在我脚边。我是一个真正无瑕无垢的存在。十一王难以置信,他哀嚎一声,在我的面前昏死过去。


君王和王后从前殿赶来,我告诉他们,十一王已经病入膏肓,若要病痊愈,除非摘下他的头颅洗去他的魂识。王后在长久的叹息后问我:你是一个完人,是吗?是的,我回答她,我是一个完人。王后说,这世上并没有完人。您说得对,完人从来不可能行走在这世间。十一王在昏迷中听见我们的对话,立即醒了过来。他哈哈大笑,抽出剑来指着我,欣喜若狂道:这就是你最大的残缺,你并不存在。我走近他,手指抚上他的剑,道:如果我不存在,你为何能看见我?他为了确认自己是在现实中,狠狠掐了自己的脸颊一把,他的脸上顿时有了青色的瑕疵。我看着他的那道伤痕,露出笑容来。他流下滔天的眼泪,想要淹死我,又流出汹涌的血液,想要囚禁我,抹去我的存在。但他的眼泪和血液对我毫无作用,它们在我身上找不到任何能停留的地方,只能哀哀地流泻下去,流到伤心欲绝的十一王脚边,又顺着他的眼泪爬上他的脖子,然后将他绞死,将那道唯一的伤痕一次次覆盖。不,他扯着脸上逐渐凝固的血绝望地大叫起来,我们谁都救不了他。逐渐被琥珀吞噬的十一王跪倒在我的脚边,这个追求完美和统一的人终于死去了。


你到底从何处来?君王在我即将离开时揭开了我的面纱,我转过身来,在他的眼里看见自己的脸。一根根雪白残破的骨头架构起我的骷髅头,每一根骨头来自不同的人,他们都是被人遗弃在世间的弃儿,它们是多余的,曾受万人诟病曾被万人误解。我指着它们说给他们听:这是一根风骨,这是一根艳骨,这是一根傲骨,这是一根铁骨,这是一根英雄骨,这是一根美人骨,这是一根画骨,这是一根风流骨,这是一根妖骨,这是一根反骨……


风拂过我,我发出空洞清脆的声音来。我作为最大的混乱和不完美,将继续行走在人间。





质问箱回答③

就想起读人间喜剧时的空虚_(:з)∠)_

一个干净明亮的地方:

=更新一条=




1.您是如何锻炼出简明扼要的笔触的? 


 


如果把一个故事按照最经济适用的方式写出来,那它当然是简明扼要的。至于我自己,我从初中开始就是现在这个调调,大概因为我的启蒙读物是儿童文学,而且我确实是一个不会修辞的文盲……




叙事是时间上的艺术,它是一连串事件的连续组合,本该简洁凝练。童话,神话,以及民间传说,这些传统的叙事体裁都保持着本质的简明扼要,因为最初的故事都是口口相传。如果故事并不精彩还一大堆废话,听众就会立马睡着然后原地走开。这个原理如今也适用(好莱坞的编剧教材也会建议你:去把剧本大纲念给朋友听!)。现在读者的耐心与日俱减,如果一个故事看了半天还不知所云,人们也会立马睡着然后原地走开。




我本人就属于那种极其没有耐心的读者,我只看短篇小说,而且如果开头三行没有吸引到我,我就会迅速放弃。我对自己的故事已经宽容了很多,但我还是希望起码自己能看下去。我一直痛恨浮夸的辞藻和华丽的修辞,它们完全偏离了故事的本质。有趣的故事即使去掉一切描写和细节,仅剩主要情节,也会是一个妙趣横生的好故事。小说应该用合适的形式将故事展现出来,多余的修辞只会喧宾夺主。叙事可以在时间上跳跃展开,但绝不应该在空间上无限铺陈。


 


有这么一个说法,如果你想检验一款游戏的游戏性,就去掉它所有的美术包装,只看它的核心玩法。故事同样也是如此,如果去掉它所有的修辞和描写,它的内核仍然足够精彩吗?依然有趣吗?它传达的情感依然能引起人心灵的震撼吗?或者它的情节依然别开生面出人意料吗?如果一个故事一个与众不同的闪光内核都没有,干嘛费这么大劲写它呢?


 


我写小说的方式有点像解题,也就是找一条最快和最短的道路通往故事的内核,然后用最高效省力的方式把它写出来。所以与其说我为什么写成这样,不如说我只能写成这样……此外,我也真的是一个文盲(我至今都分不清的地得),所以为了避免出错,写的字当然是越少越好。


 


2.kk老师你好!非常非常的喜欢你的文章!一直觉得kk老师的文字简洁朴实,故事却有一种冷幽默。发现你复杂成语之类的用的很少(可能因为个人原因,对成语有点敏感。),是否是有“为了让所有人都能读懂”的原因呢?我很矛盾地觉得典故成语能用最短的字说明一种感受,又觉得并非所有人都能看懂而且在挪用前人的故事为自己的作品作解释。看到你的文章之后觉得不用复杂的词汇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了


 


其实我还挺喜欢用成语的,特别是茫然无措,歇斯底里,不知所措,狂喜乱舞,此类传达情感的词语,因为我完全不知道怎么描写情感,你说的复杂成语应该是带有典故的成语,那种我甚至很少见别人用到(也许是阅读面不同),毕竟它们的语境特殊不一定适用所有。余华在《兄弟》用了海量成语,但兄弟依然是一部十分通俗易懂并且感情饱满的长篇小说。至于复杂词汇,写故事从来就没必要用复杂词汇,最初的故事是口口相传的,是口语化的。故事从来就不挑它的媒介,也不挑它的听众,只有听众去挑它。


 


3.对待很久以前写的但现在看来很不满意的小说会去反复修改、甚至重写一遍吗? 


 


不会!为什么要这样伤害自己?当然赶紧是装作没写过这种垃圾把它冲进记忆的下水道


 


4.你有考虑过在小说里认真的探讨终极问题吗? 


 


没有,这种行为好像不太尊重小说


 


但我会在小说里写认真探讨终结问题的角色(用小说这种含糊不清的载体去讨论含糊不清的终极问题也很合适),然后他们可能会得到解答,可能不会,这会是故事的一个主题,故事也会有一个结局,我对这样的主题态度一直也很严肃。但这个解答不是陈述句,也没有一个参考答案,毕竟它不是论文。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认真,请先定义认真




5.请问您的性别是…(没有恶意只是一直不知道也不知道知道的途径所以好奇一下 


 


是K


开玩笑的。但是我很好奇,难道真的会有人看不出我的性别吗?


 


6.kk有写观后感、文评的习惯吗?看一本有意思的书一般是自然吸收,还是会摘抄,写感想呢? 


 


以前会,但我的字实在过于潦草以至于根本不会回顾,这个活真的也浪费时间


现在我只会把标题抄下来,然后随缘记忆


 


7.爱情和性有必然联系吗? 


 


这两样我都一无所知


 


8.你最大的痛苦是什么?你最大的喜悦来自什么? 


 


大学毕业前我最大的痛苦是英语


现在我最大的痛苦是我喜欢的店都倒闭了


最大的喜悦是世界上根本没有最大的喜悦,由此从追求快乐的本能中解放出来得到一种心灵的平静,inner peace


 


9 . 想问kk是中文系的吗?已经毕业了吗? 


 


哈哈哈!可算等到这个问题!


 


“不是。”


 


(以及,毕业了。)


 


10. 你认为自己的日常开销在同龄人中处于什么档次? 


 


我对同龄人的生活一无所知


 


11. 有没有开小号写过同人?反响如何? 


 


在2016年10月以前我一直在写同人而且根本不需要开小号


2017年我也在一个冷圈写了几篇同人,但我都没写完,那个圈现在也还是坟头状态,虽然我真的喜欢那部作品


 


12. 我觉得你适合写侦探小说,那种封闭空间内的故事,暴风雪山庄或者荒岛模式。请反驳我。 


 


如你所愿!


答:知识面不够,写不出来。


侦探小说是一种经典类型,经典类型有它成熟的语法在。我对这类小说看得很少,也完全不懂它的语法,自然是写不出来的。


 


13. kk,我很好奇您如果读纳博科夫的俄罗斯文学讲稿会对他对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评价有什么看法! 


 


文盲表示没有看过,也许未来的某一天我会有幸读到


 


14.我怀疑您附错了提问地址,/ldrhk这个才能点击进入提问箱(这段不是提问) 


 


谢谢您提醒!我已经把所有地址都改过来了


 


15.kk,我很好奇你的阅读速度和写作速度,能不能告诉我你多久看一本书,看书会花多久呢?多久写一篇新的文章,完成会花多久? 


16.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您,但看到您的文一眼就粉上了,很喜欢您一个个新奇有趣的脑洞! 想向您请两个写作问题(可能涉及到私密成分,您可以选择性回答,都不回答也是可以的otz)您从落笔创作一个脑洞到修改完正式发稿的有效时间是多少,(比如我一天内思考加落笔陆陆续续花两小时写完一篇文章,其实我花了两小时写完而不是花了一天这种…) 还有就是想询问您在创作这些故事的时候是否有时候对剧情的发展有所困扰(也就是卡文),您是如何解决的呢。 我不会说话,提问若有冒失,还请见谅(跪,看了您前几期的提问箱,觉得您是很伟大的人 


 


看书好久没统计过了,自从工作后都是在碎片式阅读……


 


这个很难说,《一个小说角色决定去杀死作者》2600字,从构思到完成只花了一个小时,这完全是打字速度。我大概只花了几秒构思开头第一句话,其他情节都是自动生成的。写到公园时我想起了博尔赫斯一篇年轻版和年老版的自己在公园相遇的小说,于是它的情节成了最后那样。但背后,这个主题我已经思考了6年之久,莱维里奥也是我的老熟人了。我根本不需要想,就知道他会干什么。而《叙事者在旷野中等待黎明》5600字我想了2个月(因为中间过了个年,一直没找到机会写)。写了一个周末加两个晚上。而且它其实有好几个版本,但最后写出来的却不是任何一个版本。尽管想了这么久,它的剧情也是写着写着自己出现的。——我绝对没有在这篇小说上偷懒,它花的写作时间十分合理。《站在门外的人》7000字,好像是4小时写完的,它是好几个构思混合在一起然后拿了一部分出来写。我一直后悔我写快了,很多地方应该更谨慎的处理。如果因为写的快崩了一个很不错的构思,那真的还不如不写。


 


我觉得构思和执行是两回事,各有各的乐趣。虽然我还是更愿意在构思那一步倾注无数时间。所以我不会卡文。但我会对剧情的发展有困扰。很多情况下我逻辑上能理解剧情走向,但是情感上完全拒绝,为什么XXX突然死了,为什么结局是这样的。但这又往往是故事内部的结构导致的必然结果,我的私心并不起作用,除非我把它重写一遍。我是那个给房子打地基的人,不能控制业主把它刷成什么颜色。但只要这个房子的逻辑不会塌,我就随便吧。


 


17.有时候看到一些好的文章(如思想比较有深度的),总想留些有趣的/有意义评论,而不只是单纯的赞美(像“打call”“啊啊啊,我尖叫”之类的),但本身阅读量不多、人生阅历少,害怕留下一些智障发言/浅薄思想,就像小孩穿大人衣服,试图表现的成熟,可实际是幼稚的,或者就像看客眼中令人发笑的小丑,不知道该怎么办?而且时不时还会对留过的评感到后悔,怎么办?还有kk对路人在他人文章下聊起来,但聊的又不是文章内容的,怎么看? 


 


你畏惧的可能并不是评论,而是害怕暴露自己,对自己感到不自信。因此这个问题可能也不仅是存在评论,还会存在更多事情里。但是不要害怕,真正的浅薄无知之人甚至不会自知自己的浅薄无知,因此你并不是真正的浅薄无知。但是人也不会一夜之间就获得自信。如果实在害怕,保持真诚和善意就够了!毕竟交流很多时候并不在于意义的传达,而是在于人情感的联系。


 


第二个问题:那我当然是会觉得烦的。




18.请问您一共写了多少作品?您个人最满意的哪一篇?




不知道,谁没事数这个?


没有最满意的,我一般写完就翻脸不认人地装作不是我写的




提问地址:https://peing.net/zh-CN/ldrhk?event=0




(之后应该会在微博(@众鱼之王L)那边回复,不在这边贴长文了。)


 


 


 



极具张力

阿鸩:

徐宬特别爱装逼。

逼这个字,在日常生活中,多半没什么好意思。然而徐宬非但没和这个字厘清关系,分个楚河汉界出来,反倒是宝贝似的拢怀里藏身上,可见徐宬不仅喜欢装逼,还是个傻逼。

徐宬装逼的时候从不拿眼睛看人,头昂得像只打鸣的公鸡。我也不知道拿什么分辨来者,反正不是那俩贼光迸射的招子。可能是拿鼻孔,或者额头上的青春痘,总之我是没有搞清楚过。

徐宬御用的装逼战袍是身黑西服。

徐宬人很瘦很高,像纸片。穿上黑西服后,就像张涂黑的纸片。再踩双船似的皮鞋,装逼的外在气势登时烘托出个九成。

剩下一成是发型的战场,散发着劣质芳香烃的发胶厚厚糊一层,十级大风吹不动,摸上去,像是插了满头的钢筋。

这么着范儿足了后,他就双手抄兜里,背脊打直,教委巡查组似的,一晃一晃地走。

弹着小破吉他,在女生前表演才艺进行无授权翻唱,是徐宬最装逼的时候。

也不知道是因为会转轴拨弦三两声的男的太少,还是徐宬未成曲调先有情的样子很能唬人,一旦他跟得了慢性咽炎似的支吾两句走调的歌词,女生们便纷纷揪手指抓衣裳,作仰慕状。其中更是不乏行动力爆表的,在事后送上情书一封,坦言已经为他预留好友列表VIP席位。
不过,他从没给过回复。一来,这不符合他装逼的行事风格,二来,他是个早已名草有主的基佬。



他男朋友是我同桌,叫李水。

据李水说,头次见到徐宬,是在校大扫除的时候。当时俩人前后排在水龙头前,徐宬搭上李水肩膀,说,哥们儿,几班的啊。

李水头也不回,说,九班的。

徐宬也跟着自报家门,我十一班的,叫徐宬。

李水没反应,徐宬就又说了遍。

李水扭头,眉毛压下,说,我不是聋子。

徐宬乐了,说,那你叫啥?

李水说,我叫李水。

徐宬说,你为什么不叫李火?

李水说,我命里缺水。

徐宬说,那你为什么不叫李淼,或者李淼淼?

李水怒了,说,滚你妈,我爱叫什么叫什么。

骂完,就这么走了。

李水每次讲到这里,都要笑得像羊癫疯发作,说,头次见个男的这么婆妈。

我说,留点口德吧哥,保不齐这是人徐宬活了十七年的第一次搭讪,经验不足着呢,还撞上你这么个不给面子的,也是怪惨的。

李水说,丫要是不搞那磨磨唧唧的样儿,我也不会骂他。

我说,傻逼,他那叫一见钟情。



徐宬擅长装逼,李水懒得装逼。

其实李水干什么都懒洋洋的,上课最后到,作业最后交,课间操更懒,人跟海带似的荡来荡去,胳膊腿儿装模作样地抽搐两下,算是给了面子。

李水唯一不懒的事,就是睡觉。成天睡,睡觉前还会叮嘱我声,说老师来了叫他。我说,你是觉得自己流口水的样子特帅是么还得专门给老师看?李水摇摇头,说,样子还是要做一做的。

不过李水打人的时候可不是做做样子。

他打人特狠,有次不知咋的,课间时候忽然对班里一人猛踹。我立刻去拉架,说冷静点,五千字检讨我他妈可不帮你写。李水听完这话,愤愤地收脚,坐回位子上,说,你知道他刚说什么吗,他说,同性恋死全家,死一户口本。

我说,操,这狗逼该打,你那五千检讨我包了。

李水戾气的脸上迸出点笑意,说,不用,到时候咱们五五分就成。



李水是同性恋的事儿,原则上只有我一个人知道。

原则之外的,还有徐宬。

也是巧,有次小休,李水的校外小男友来找李水。俩人专程去远地开房,不成想,在自动贩卖机买套的时候,正撞上徐宬。

李水说,当时徐宬眼睛瞪得溜圆,现在想想,还有点可爱。

我说,你现在是情人眼里屎都香,当时可不这么想的吧。

李水点点头,说,当时我只想打他一顿。

狭路相逢,脸皮厚者胜。

见到和别人勾肩搭背的李水,徐宬瞪着大眼愣了愣,然后从怀里摸出两颗糖,说,吃不?

李水白眼朝天,装不认识,说,你谁啊。

徐宬想了想,说,我是李淼啊,隔壁班的,你忘啦。

李水骂,神经病。

李水小男友瞥了眼徐宬,拉着他走开。

李水扭头,说,敢瞎叽歪就弄你。

徐宬没搭理他,往嘴里剥了颗糖,大步走掉。

失恋就像场车祸,猝不及防地迎面撞来,撞得徐宬毫无招架之力。

我兴致勃勃,问,后来呢?

说这事儿的时候李水正抄着我作业,闻言脱口道,后来我就把他办了。